——宋代·苏舜钦《沧浪亭怀贯之》

沧浪独步亦无悰,聊上危台四望中。秋色入林红黯淡,日光穿竹翠玲珑。酒徒飘落风前燕,诗社凋零霜后桐。君又暂来还径往,醉吟谁复伴衰翁。——宋代·苏舜钦《沧浪亭怀贯之》

沧浪亭怀贯之

宋代:苏舜钦

苏舜钦(1008—1048)北宋诗人,字子美,开封人,曾祖父由梓州铜山迁至开封。曾任县令、大理评事、集贤殿校理,监进奏院等职。因支持范仲淹的庆历革新,为守旧派所恨,御史中丞王拱辰让其属官劾奏苏舜钦,劾其在进奏院祭神时,用卖废纸之钱宴请宾客。罢职闲居苏州。后来复起为湖州长史,但不久就病故了。他与梅尧臣齐名,人称“梅苏”。有《苏学士文集》诗文集有《苏舜钦集》16卷,《四部丛刊》影清康熙刊本。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《苏舜钦集》。

苏舜钦

东藩驻皂盖,北渚凌清河。海右此亭古,济南名士多。云山已发兴,玉佩仍当歌。修竹不受暑,交流空涌波。蕴真惬所欲,落日将如何?贵贱俱物役,从公难重过!——唐代·杜甫《陪李北海宴历下亭》

陪李北海宴历下亭

有客新从赵地回,自言曾上古丛台。云遮襄国天边去,树绕漳河地里来。弦管变成山鸟哢,绮罗留作野花开。金舆玉辇无行迹,风雨惟知长绿苔。——唐代·李远《听话丛台》

听话丛台

倚柳题笺,当花侧帽,赏心应比驱驰好。错教双鬓受东风,看吹绿影成丝早。金殿寒鸦,玉阶春草,就中冷暖和谁道。小楼明月镇长闲,人生何事缁尘老。——清代·纳兰性德《踏莎行·倚柳题笺》

踏莎行·倚柳题笺

清代:纳兰性德

倚柳题笺,当花侧帽,赏心应比驱驰好。错教双鬓受东风,看吹绿影成丝早。金殿寒鸦,玉阶春草,就中冷暖和谁道。小楼明月镇长闲,人生何事缁尘老。15抒情,向往,闲适,生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澳门新葡新京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