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我这种出生于‘’贫农‘’家庭的人来说,总想掩盖掉各种贫贱的东西,可惜没早出生几十年,要搁在那时候,我们全家都绝对与资本主义不搭噶,政治上招人待见,爷爷的爸爸跟上了那时代的趋势。

你们吃窝窝头觉得赶不上白面馒头,我拿着三星觉得赶不上苹果。

从小家里就没什么钱,我印象中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爸妈才给我买过一件新衣裳,我高兴的都上树!结果新裤子划破了,回家脸跟着也破了。

小时候大人都以我是捡来的来打发我的要求,我仍然死活不改的要,因为大同心里的存在,我认为大家都是捡来的。后来拒绝的方法越来越简单粗暴,我也知道了,他们都是他妈生的,我是他妈捡来的,不对,是我妈‘’捡来的‘’。

前一阵子我回家了一趟,那……那真是,你没法形容,我穿着中山装,皮鞋擦的比脸干净,兜里比皮鞋干净,没事没事,爱干净是好事。

我妈一看,这是我儿子吗?!

不信咱对个暗号?我说:天遥地远,万水千山,知他故宫何处
怎不思量,除梦里有时曾去,无据,和梦也,新来不作。

对上了,爸爸妈妈都对的:‘’听不懂‘’。姥姥对不上,一个劲给我对:啊?啊?啊?……后来爸爸跟我说姥姥耳朵不行很久了。

家里现在生活条件不错!一年多没回家变化可真大,爸爸说了,要感谢那些借钱给他的朋友们,让他盖起来房子。也对,现在这形势,房子应该不会贬值,但是老爷子你大小也六十的人了,完事混了前半生,现在也没退休金,你这钱怎么还呢?盖了房子再卖?估计可以!爹,我相信你!

打心眼里我对父亲是又爱又恨,爱很多,恨只有一个,但是与爱基本持平了。以前听我他说过,我刚出生的时候,他好一阵子一天只睡三个小时,听的我真心疼,后父亲加上一句叹息:但算下来还是输了,你刚出生那会我手气特别差。

我记得很多父亲的好,比如母亲揍我时他会拦着,结果母亲打偏打到父亲脸上,他就揍了我们娘俩,也算是帮我出了口恶气!

听着筷子兄弟的《父亲》里面唱:时光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你变老了…………我心里感慨万千,我活这么多年感觉父亲老过两次。小时候他喜欢把我扔很高然后接住,我就会开心的哈哈大笑,那一次父亲老化的缘故直接导致了我住了三个月院,我才知醒悟过来,父亲老了。(回家看着他扶着自己的腰站在窗前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垃圾场,心中满是凄凉。)

第二次是很多年以后,我爸说上街游山玩水,半夜扶着腰回来了。我下去给他开的门,我说爸,腰疼了去医院吧,我爸说:这一点小毛病犯了没必要。第二天早上爸爸把我拉到他面前,纠结了一会说:和你女朋友……瑞水……分手吧,她不是好姑娘,我昨天去‘’商业路‘’了,她就在那……

你能想象我内心多崩溃吗?说实话我女朋友在那工作我真不知道的,关键是我爸说玩‘’水‘’,还真玩‘’水‘’去了。他觉得小毛病不值得去医院,我帮他整了点大毛病,那次我又感觉父亲老了,因为他居然活活躺了三个多月,我说你再不出院,只能当家里的东西给你交住院费了,父亲当天就好了!

(后来女朋友给我打电话说父亲当天非说是熟人就没给钱,我真的非常生气,怎么能不给人钱呢?于是这在我心中成了结,便是此恨,与爱持平。)

穷苦人的一生平凡也有趣呀,你看那个什么路远来着,哦哦哦!对了《白鹿原》《平凡的世界》,这些讲的都是平凡人的生活,我父亲和我都是这样的平凡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澳门新葡新京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